情感小说

情感小说_情感语录_情感说说www.c805.cc

木渎故事——阳春面、功夫面

发布时间:2019-06-29 编辑 :本站 / 76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电台 > 正文
TAG:

	木渎故事——阳春面、功夫面

以上PP摘引自网上推荐:一直有好事又好奇的老饕时不时来问我扬州和苏州都是美食之城,他们的美食哪个更胜一筹,我想了想无法回答YES或者NO,因为他们之间没有可比性,扬州以包子见长,苏州以面点制胜,于是我只好说他们两个城市在美食斗法,还不见输赢呢!然而喜欢面点的我对苏州面点也是从小吃到大的,苏州的面点,精细独到,以至我工作后到上海的一些苏州面馆吃面还习惯叫“来一份双浇面”,那些服务员自是听不懂什么叫双浇面,三浇面的,但老饕是一听就懂,前些时候黑郁金香写了篇“姑苏三梦炒肉面”,我看了尖兵的评论说苏州面还分宽汤、紧汤、重青、免青、红汤、白汤,呵呵,那一看就知道尖兵是老饕老苏州的吃法,现在苏州面馆在上海开的到处都是,但我却很少去吃,因为在这些面馆去吃苏州面其实是很不正宗的,并不因为它没有双浇面、三浇面的,菜单定死的,而是因为你无法让厨师做到什么情况下要宽汤、紧汤的,更无法点到阳春面了。

记得有一次去市中心汕头路的苏州面馆,我说你既然叫苏州面馆,我就要点阳春面了,那服务小姐很不屑地上下打量我一下,在她眼里我似乎是穷鬼或者乞丐上门了,她一口回绝说我们店从来不做阳春面,现在马路上的饮食店也不做阳春面的,她虽然说的是事实,但我火气一上来就瓣道理了,我说“苏州面馆不做阳春面那还叫什么苏州面馆,干脆叫上海面馆好了,打什么苏州招牌”?说的声音一大,店经理忙来招呼,说可以帮我单独下阳春面的,我说算了,相信你这个店也做不好阳春面,阳春面是吃工夫的,绝不是开水、盐、味精、葱末可以做出来的,于是点了碗38元的清炒河虾仁面吃,那服务小姐和店经理立马就笑花了脸,还泡了杯绿茶给我喝,看看势利不?阳春面似乎是苏州的专利,小时候上学前吃早饭,如果泡饭吃厌了,好婆会问我“阿要吃碗阳春面”?阳春面其实就是光面,没有任何浇头,因为那时肉是凭票供应,每月每人半斤,舍不得将肉做面浇头的,只有我过生日时好婆才会做碗蜜汁小肉面,但苏州人吃讲究的不得了,连光面也要说的体面,起个雅名叫“阳春面”,但苏州面点功夫的独到之处就是这碗阳春面,那不是随便做做的,记得那时好婆会给我1角钱叫我到望兴街去吃碗阳春面,那面是用骨头高汤做底汤,面下的韧而软,细细绵绵,蒜香扑鼻,加点胡椒粉后就可以胃口大开吃的呼噜呼噜热腾腾的去上学,以后每到苏州,我都要去吃一碗面,因为我对它是情有独钟。 那时以为这是我一生中吃到的最可口最美味的面,有时好婆会自己做点阳春面,同样叫我难以忘怀,同样也有那么一批老板级阳春面爱好者,他们去面馆吃面不屑于吃大排面等浇头面,我认识一个老板是做玻璃钢风管起家的,后来他成为了同里静思园的园主,他和我回忆着说道从小一有机会,便会花5分钱去苏州拙政园,玩了半天后出来再花1角钱吃一碗阳春面,他和我说阳春面吃上了瘾,其他什么面都没阳春面好吃,自然我们两个长吁短叹地说道现在吃碗阳春面宛如沙里淘金,苏州城里不知道还有哪些面店能吃到正宗的阳春面,记得90年代陪海外的几个亲戚到苏州,请他到松鹤楼不要去,偏要吃碗阳春面,找遍了太监弄、凤凰街、石路就是没有,进的朱鸿兴坐下来,服务员拼老命般地要我们点当时18元一碗的虾仁面、腰花面,后来苏州的表嫂只好自己做阳春面以慰他们思乡之苦。 每每和老饕论及阳春面,他们也在怀念童年时光的阳春面,我们会互相传递情报,哪家哪家店有阳春面的,5元一碗,等走过去吃时觉得味道差劲的很;每每到苏州就会问哪里还有吃阳春面的?于是苏州和东山的亲戚都会说只有木渎的石家饭店和镇上的味佳饮食店还有阳春面供应,于是马上组织老饕和阳春面爱好者奔赴木渎去吃阳春面了。

石家饭店单单卖阳春面是不卖的,须在其店里点了菜然后他会主动推荐阳春面的,说石家的阳春面自是一流品质,这个我相信的,服务员还会告诉个小窍门,说等菜和酒吃的差不多了,上碗阳春面,将酱方的卤汁倒在面里吃是最美味,实际上其他老饕都这样做了,我却偏偏就吃这碗光面,为的是考验石家的阳春面功夫,吃下来我觉得汤底是可以的,确实是骨头吊的高汤,但面下的一般,倒是第二天早晨我在石家饭店对面的味佳饮食店吃的阳春面是正宗的,吃得老饕一片叫好声。

总以为如果您不计较总显油腻的四方桌以及长板凳,以及眼睛始终望上翻的阿姨级服务员那种国有企业式的态度,那么,木渎的阳春面其实是很值得再三流连的,其汤水的鲜美而纯正,面条的细绵、爽滑和柔韧,仿佛处处都烙着这座古镇本身的特色,出了木渎便不可能再有得其灵魂的复制。

面离乡贵,即便近在半小时火车距离的上海,已经不可能寻觅到一碗正宗的苏式面,惯于在市中心开连锁店的“××人家”,虽然占了这么个名号,哪怕服务员都穿着蓝印花布衣裳,哪怕店里的背景音乐是评弹,但究其面条本身的风格,跟苏州是搭不上半点关系的,他们有胆量把一碗快餐品质的榨菜肉丝面卖到十几块,却连阳春面都不会做,倒是难为了这些名为苏州特色的面馆,虽然顾客盈门,却大约只能吃饱,而要满足阳春面爱好者的唇齿喉舌的美好欲望做梦呢!木渎古镇严家花园木渎香溪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