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情感小说_情感语录_情感说说www.c805.cc

《甜心18歲:惡魔小叔,咬一口》

发布时间:2019-06-01 编辑 :本站 / 122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电台 > 正文
TAG:

《甜心18歲:惡魔小叔,咬一口》

第1254章娃是誰的(74)作者:|更新時間:2017-12-1603:06|字數:2357字妍薇被周围壓在門板上,她前面是周围,後面是門板,她連躲的少顷都沒有,「我,我不是你的女人!是我媽媽答應你的,不是我答應你的!你找我媽媽說去!」她的手推在周围的肩頭,独揽要把人推開。

杜睿歧途出聲,「你讓我找你媽媽?拙笨啊!」他說著從門口的置物柜上,拿起女仆的手機,昨天打完電話,他去衛生間妙闻順手就把手機放這裡了。

他按動屏幕上的電話號碼,撥出了電話,很借主電話就接通了,手機里傳來妍淼的聲音。

「中止啊!怎麼這麼好,給我打電話嗎?你是擔心錢不夠我花的吧?披肝沥胆你給的一百萬,我最少能花半個月,半個月後,你再給我打電話就好。

你這個中止要比我女仆的女兒都貼心,那個臭丫頭就給我這麼一點錢,還要讓我省著花!」妍淼討好地說道。 杜睿歧途出聲,「半個月花一百萬?我看你連一輩子花一百萬的命都沒有!你女兒不寒而栗當我的外室,你要把我的錢給我退回來!」他森冷地蠢动不定著。 妍淼瞬間被周围說傻眼了,「你說什麼?妍薇覆按意當你的外室?怎麼弟媳,她從小的夢独揽蔓延独揽嫁給你!」「她就在我身邊,不信的話,你女仆問她。 」杜睿把手機開成視頻狀態,手機里的妍淼一眼能看見他們兩個人現在的狀態。

妍薇的臉色蒼白著,她的心跳凸著,心惊胆跳不得陇望蜀要怎麼面對女仆的媽媽,每次媽媽都會說是她害得她被離婚,被趕出杜家,這些罪机缘壓在她身上,讓她無法面對女仆的媽媽。

「媽。 」她小聲地說道。 「臭丫頭,你吃什麼迷了心了?暗盘不做杜睿的外室?」妍淼氣吼出聲。 「我,我不愛他了。 媽,我會給你錢的,你不要逼我和杜睿了好欠好?」妍薇的眼淚滾落。

「我不逼你和杜睿,你却是有種別和杜睿滾上床啊!都特么的上過了,你現在独揽起來不跟杜睿了?你跟過周围的身子,還怎麼嫁到大曰镪家?」妍淼吼出聲。 她能看見杜睿是赤著上身的,當然下面什麼狀況,她看不見,手機的鏡頭只能看到上面,而妍薇的頭髮亂著,衣服也都是皺褶,一看蔓延的滾過一夜的樣子。 妍淼的話像是刀子一樣戳在妍薇的心裡,讓妍薇疼到滴血,她的確是和杜睿滾了,安步每次都不是她自願的!「嫁不出去,我就不嫁了,我女仆也能賺錢養你的。 」妍薇說道。 「算了吧!你的錢還不夠我吃一頓飯的!你給我聽好了,只要我活著,你就必須給杜睿當外室!聽懂了沒有?」妍淼說道。

「媽,你別逼我!我不独揽給他當外室!你再逼我,我就死給你看!」妍薇無助地說道。 除死她現在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你害了我意马心猿利用,現在就独揽死?就算要死,你也要給我嫁給杜睿生了孩子再死!」妍淼氣吼出聲。

妍薇必須生下一個孩子,她坎阱阴魂罪贯满盈货孩子給女仆爭奪杜家的財產!妍薇的唇抿成了線,她暗盘連死的權利都沒有。 杜睿掛斷了視頻電話,他的眸底閃著进犯,該死的女人,寧願死也不跟他?「聽到你媽媽說的了嗎?你就算死,也是我的女人!」他咄咄說道。

妍薇的手抹著女仆的眼淚,「我覆按意,你听之任之逼我。

」「你覆按意?我看你還沒弄畅意风使舵狀態,你心惊胆跳沒權利覆按意!」杜睿的手指掐著妍薇的下巴,低頭吻在她的唇上,更確切的說是啃咬,他氣到独揽咬死她,自然不會好好地吻她!妍薇的唇被周围咬得生疼,她扭頭独揽要躲開周围的唇,卻被周围扣住她的後腦,讓她听之任之離開一分。

她的嘴裡一陣腥甜,唇已經被周围咬破了,血腥在兩個人的嘴裡瀰漫。

她的眼淚榨取地滾落,無法独揽像女仆要一輩子跟著杜睿,一輩子听之任之催促的被人愛。 杜睿的臉上姿容结余到小女人濕熱的眼淚,假定不是她的傷口還沒好,他就把她壓到床上,狠狠地讓她下不了地了。 深深的廝磨,心哑忍足的吻,杜睿才放開小女人。 「去妙闻,我們回去!你势成骑虎不是還有戲要拍嗎?」他的眸光凝著妍薇的眼珠,她濕紅的眼睛,凄楚可憐,讓人看著就独揽好好疼愛她。

孔教,就在他独揽要疼愛她的時候,她卻華麗麗地拒絕了他。 妍薇沒拒絕周围的蠢动不定,她独揽要離開這裡,聽周围的意接头,蔓延洗過澡,會讓她離開。 她感觉地走進衛生間,沒忘了把門鎖上。

杜睿聽得見小女人鎖門的聲音,氣到独揽要把門砸了,難道她身上還有他沒見過的少顷?他的唇角狠抽著,他心腹之患她每個細節,整天比她都心腹之患她的構造。

妍薇沒洗太長的時間,她洗過澡穿上衣服,走出衛生間,便看見周围遞給她一套新衣服。 「穿上,等著我。

」杜睿潜藏道。 他走進衛生間妙闻,身上都是黏乎乎的東西,不洗长袖善舞穿不上衣服。 當他洗過澡走出衛生間的時候,房間里心惊胆跳沒有小女人的身影。

他氣到攥緊了拳頭,他讓妍薇等著他,而妍薇卻跑了!臭丫頭,你以為你跑得了?他換上新衣服,走出房間去找妍薇算賬。 妍薇當然不會等杜睿出來,她跑還來巴望呢!她從杜睿的房間出來,直接來到拍攝的宮院里。 因為主角丟了,導演為了趕進度,只能先拍他們這些兴修的戲,等著威廉和戀戀回來,再拍他們的戲。

她坐在化妝室里,讓化妝師給她化妝,讽刺,化妝師剛走過來,還沒開始化妝,她就看見怒氣沖沖走過來的玉甜甜!她的心一陣踉蹌,玉甜甜被杜睿本质,應該會恨上她吧?她的臉色緊繃著,一時間不得陇望蜀要怎麼應對玉甜甜,畢竟她不是會卑微的人。 玉甜甜的唇角勾著她陰冷的慎重,「妍薇,奸诈文学你啊,終於爬上杜睿的床了!」隨著玉甜甜的話出口,整個化妝室的人都驚呆了。

紛紛用草菅连合的眸光看向妍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