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情感小说_情感语录_情感说说www.c805.cc

爱你,不久,就一生!

发布时间:2019-09-01 编辑 :本站 / 14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电台 > 正文
TAG:

爱你,不久,就一生!

爱你,不久,就一生!8809  欣毕业了。 留下了一个孤独的我,一个视爱为生命的女孩子。

本来他是留校的,但他说校园的天地太小,恰恰一位很欣赏他的教授在武汉一家公司做老板,一个电传召他,他毅然决定南下,投奔教授,认定那里的世界很精彩。

我泪眼汪汪地一连几天不出声。

欣陪我沉默,瞧着我流泪,只是不肯回头,一副豁出去的模样。

看来,在教授与情人之间,他决意弃我而去。   我知道大势已去。

欣是个真正的男孩子,不会被眼泪折服。 在离别的那一夜,我们一圈一圈地绕着校园那熟悉的小道悠悠地走着,默默地,没有过多的话。 我倔强地不愿再挽留他,不愿在他面前表现我的那份缠绵,其实,一种无奈太重太重地绕着我。

  欣那样坚决犹如下棋时那种认真和顽强。 让他去吧,只是恨他太不懂一个女孩子的心。

分明是赌气,我决定不送他,我不愿像永别一样,戚戚惨惨地哭,很小气的样子。   那天清早,我早早起来,默默地盯着对面的男生宿舍楼,那一扇很熟悉的窗。 那里灯也亮着,透出一屋喧闹。

我知道,那群尊他为棋王的大学生棋友们都赶着来送他。 一会儿,一大群人簇着他走出来,消失在我的视线尽处。

  这一刻我极后悔。

我该去送他的,想象着他一定在站台假装着与朋友们笑别,眼睛偷偷窥探四周,肯定想等侍一位美丽柔情的女孩来与他吻别。

然而我终于没去。

只是用伤感的眼睛盯着那扇窗。

整整一上午,好心酸。 我不敢想象我们的离别。 但那一夜欣的那句话总敲打着我的耳鼓:吻你,不长,就一生。 它给我许多自信。

这是我俩郑重其事地用生命作赌注的誓言啊!  欣走了,一别就是半年。

只是信很勤,一周一封,安慰着我的思念。 他极忙,老板看重他,力荐他做了公司的副总。

他常在深圳,上海,武汉之间飞来飞去,还有了女秘书,生意做得很大。

几位逃课去南方谋事的女友曾诡秘地暗示我:欣很风光,是许多漂亮女孩追逐的对象。 我很冷静地笑着,不为所动,使我心安的是欣总是不由分说地将厚厚实实的信投进我的心湖。

我几乎能背诵每一封信,知道得很清楚很透彻。

然而,那份从容却每每被一份忧郁所淹没,如负重的船,吃水深,危险也重。   这一年冬天来了。 北方的冬季雪多,才晴了几天又下了雪,白皑皑地铺了一地,很是壮观。 明天就是我的生日,23岁的生日。 一个女孩子就要在一种孤独之中、在一个寒冷的季节、在对远方情人浓浓恋意中度过花儿一样美丽的生日了。 想默默地在那幽静的天梦咖啡厅为自已祝福,喝一杯不加糖的咖啡,独酌逝去的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