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情感小说_情感语录_情感说说www.c805.cc

第二百七十九回 上古神刀沧狼行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7 编辑 :本站 / 104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电台 > 正文
TAG:

第二百七十九回 上古神刀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的身边渐渐地腾起一阵淡蓝色的真气,寒冷的气息从他身上的每个毛孔向外散发,瞬间,蓝气暴涨,他的双眼一睁,神光暴射,大喝一声,紫电剑但着凄厉的风声,直接点向了那斩龙刀的刀身。

一阵轰天的响声,就在那剑尖触及刀身的一瞬间暴发出来,整个墓室里真气激荡,李沧行身上的衣服象是被千百把小刀划过,若不是早已经运足了护体气劲,这会儿早就被割得千疮百孔了,一股极大的拉力吸着紫电剑,把李沧行整个人都带得一直向刀身移动,李沧行大骇之下,连使几次千斤坠,都无法阻止自己的身子渐渐地飘了起来,浮在半空之中。

李沧行感觉自己的内力被飞快地吸到这把诡异的神兵之中,而外界的寒气却是愈来愈重,他感觉自己头上流出的汗水也变成了冰珠子,而极度的深寒从紫电剑上不断地向体内袭来,这样子持续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自己也要和柳生雄霸一下,变成一具冰人,永远地成为这把刀的陪葬品。 李沧行的心中有个声音在大叫:不行,我不能这么死在这里,小师妹还在等我,我要出去,我不能就这么完了!求生的*一下子让李沧行有些僵硬迟钝的脑子变得清醒,当务之急是先和这该死的刀脱离接触,他咬破舌尖,“噗”地一下,鲜血直喷到紫电剑身上,打算用人不由命的招数强行暴发一次,是死是活,就看这一下了!鲜血随着紫电剑的剑身流了下去,流到了那斩龙刀的刀身上,几滴血珠子一下子就被吸进了那道血槽之中,本来银光闪闪的斩龙刀突然发出了一声强烈的龙吟,那道血槽中碧光一闪,紧接着就是一阵刺眼的刀光闪亮,那些看不清的文字一下子全部显示了出来。 李沧行连忙闭上了双眼,但仍然觉得眼睛被刺得火辣辣地疼,仿佛象是要失明了一样。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李沧行的耳边响起:“汝乃何人,何故以龙血将吾唤醒!”李沧行一下子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房间里只有他和柳生雄霸两人,而这个声音却绝对不是柳生雄霸所发出的!忍着心中巨大的惊慌与恐惧,李沧行沉声喝道:“你又是谁!”那声音低沉有力,震得李沧行的耳朵嗡嗡作响,但他同时也发现,那股子剑身上传来的巨大吸力减弱了许多。

而寒气也没有那么刺骨了。 只听这声音说道:“吾乃斩龙刀灵。

宋武之后,吾便沉睡至今,汝乃何人?为何会有龙血?”李沧行心中一惊:“龙血?什么龙血?刚才我只是咬破了舌头喷了一口血罢了,你是刀灵?是妖怪吗?”斩龙刀灵哈哈一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妖怪。

这把刀斩杀过太多的人,斩过太多的真龙天子,故名斩龙,时间久了,就形成了我这个刀灵,年轻人,你和当年的宋武帝一样,有真龙之血,吾会遵守上古的约定。 刚才就是你我的血契,终你此生,斩龙只为你一人使用!”刀灵说完之后,李沧行突然感觉到刚才那刺眼的光芒消失了,他睁开了眼睛。 却发现刀身上的蓝光在慢慢地退散,只有血槽中的那一丝碧光还在隐隐约约地闪亮着。

柳生雄霸的手已经离开了刀柄,李沧行突然觉得自己好象是在做梦,从这场跟柳生雄霸的比武开始,一切都变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会掉在这个奇怪的地方,为什么会经历一个检测人性的环道,为什么在这个前世帝王的墓里还碰到了一把活着的刀,这一切都不禁让他毛骨悚然。

柳生雄霸依然是一个冰人的状态,但李沧行的全部注意力全被这把会说话的刀所吸引,他沉声地问了这把刀好几遍,可是却再没有什么刀灵和他继续说话,空荡荡的墓室里,只有李沧行自己的声音在回荡着。 李沧行咬了咬牙,紫电剑回鞘,冰心诀再次鼓起,他的手慢慢地伸向了那刀柄,这回他打定了主意,只要一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之处,就马上放手撤回。

但奇怪的是,这回李沧行抓到刀柄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异常,就好象抓着自己的紫电剑一样,相反还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似乎这把刀是自己用了多年的兵刃,是那么地趁手,他把斩龙刀拿在手里,更让他吃惊的是,这把看起来至少有一两百斤,双手拿都会非常吃力的双手大刀,在自己手里却是举重若轻,一只手就能稳稳当当地拿起。 神兵在手,却是如此的举重若轻,李沧行有些不敢相信,随手挥了两下,没有把内力注入刀身,却也觉得这刀劈过空气的声音,就象是有人在低低的吟唱着,而那破空的风声和力量,让身为高手的李沧行一眼就看出这是把自己以前从没有接触到的神兵利刃,只是轻轻地挥了两下,对面那块相隔足有两三丈的石碑上就有了几道刀痕,大理石的碑面上一阵子细末石屑洒下。 李沧行又惊又喜,猛得想起柳生雄霸还是一个雪人,连忙把刀向地上一插,这块花岗岩石的地面,斩龙刀插进去就象是插进肥沃的大地一样,丝毫没有阻力。

可李沧行现在顾不上惊叹斩龙刀的威力,他缓缓地运起焚心诀,这回周身起了一阵淡黄色的光芒,空气也变得灼热起来,大喝一声,双手平平向前伸出,直贴柳生雄霸的背后的筋缩与魂门穴。

手一捏上柳生雄霸的后背,李沧行就感觉到这个东洋人体内的热力也在复苏,不象刚才那样气息全无,连经脉都被冻住,心下大喜,热力源源不断地进入柳生雄霸的体力,而柳生体内的热力也在加速流转,很快,覆盖在他体表的冰雪开始融化,汇成一道道的小溪顺着衣服向下流。 柳生雄霸那张被寒冰覆盖的脸渐渐地露了出来,而覆盖了厚厚冰层的右臂上,碎冰块一片片地落到地上,与花岗岩地面亲密接触,碎得满地都是,李沧行知道他已经复苏,笑着收回了手,走开三步,柳生雄霸大喝一声,周身的热气一下子暴涨,而红色的真气在身边一闪而没,身上最后的一些关节部位的冰块也四散碎裂,要么变成水珠淌下,要么直接以冰块状震飞,连李沧行身上都溅了不少。

柳生雄霸象是刚刚从水里走出来似的,浑身上下湿透,他看了一眼插在地下的斩龙刀,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转而恢复了一向的一本正经,向着李沧行正式鞠了个躬,嘴里说道:“阿里阿多,裹做以马死。 ”李沧行知道他是在谢自己,笑着摆了摆手:“举手之劳而已,不必挂怀。

”柳生雄霸点了点头,拔出自己腰间的长刀,在地上划起字来:这刀,你拿到了?李沧行微微一笑,单手拿起地上的斩龙刀,挥舞了几下,看得柳生雄霸的脸上尽是惊愕不已。 柳生雄霸继续在地上写道:恭喜,阁下厉害,我的,佩服。 李沧行从他的眼中感受到了一种发自真心的羡慕,而不是妒嫉,和这个东洋人打了这么久,又合作一路走到这里,却一直没有机会坐下来好好聊聊,他心中一动,在地上写道:“柳生,你的,为何来中原?”柳生雄霸看到这一行字后,叹了口气,解下了自己腰间的那把短刀,递给李沧行,只见刀鞘上刻着柳生二字,那刀鞘看起来年代已经非常久远了,色泽发暗,应该是把祖传之物。 趁着这会儿功夫,柳生雄霸在地上写道:来中原,家父的,遗命!非常感谢书友&lulu的慷慨打赏,天道只有将书友们的厚爱化为继续创作的动力,给大家奉献出更好的故事,以回报大家的支持与鼓励,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