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情感小说_情感语录_情感说说www.c805.cc

两周后将退市“折翼”的富贵鸟迷途难返

发布时间:2019-08-30 编辑 :本站 / 36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电台 > 正文
TAG:

两周后将退市“折翼”的富贵鸟迷途难返

两周后将退市“折翼”的富贵鸟迷途难返财联社(北京,记者鲁佳乐)讯,“一代鞋王”富贵鸟()在苦苦挣扎几年后,最终只能以“退市”收场。

8月12日晚间,富贵鸟发布公告称,将于两周后退市,而此前其已停牌近三年之久。

富贵鸟陨落还要从涉足金融领域说起。

2015年开始,富贵鸟便大力发展金融业务,被业界称为“不务正业”的富贵鸟最终负债累累。

事实上,国内涉足金融领域的传统服装企业有很多,但命运却不尽相同。 业内人士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与服装行业相比,利用金融杠杆赚钱较快,不少企业抱着赚快钱的心理涉足该领域。

进入退市倒计时富贵鸟在公告中称,该公司将在8月23日迎来最后上市日期,股份上市地位将于8月26日上午九时起取消,“现在正在寻求法律意见,并可能就取消上市地位决定提交上市覆核委员会作进一步及最终复核。 ”近三年前的2016年9月1日,富贵鸟因发不出当年中期业绩而停牌。 此后该公司的业绩报告一直延期,股票也一直处于停牌状态。

由于长期停牌,富贵鸟曾于去年收到港交所警告,如果到2019年7月31日该公司还未达成经修订复牌条件、恢复股份买卖,港交所将建议上市委员会取消其上市地位。 期间,富贵鸟表示集团主营业务维持正常营运,但营业额存在下降的情况,主要由于股份暂停买卖,并且有尚未偿还债务,影响业务经营。 “上市公司不出具业绩报告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审计机构无法出具审计意见。

监管层面只能对上市公司股票做除牌处理,而无法强制要求上市公司必须出具财务报告。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而“折翼”的富贵鸟,也曾拥有自己的高光时刻。 自1989年正式成立,富贵鸟一路高歌,1993年,该公司被称为“首届中国鞋王”,并且在接下来的1998年、2000年和2002年,皆获得“中国真皮鞋王”称号。 2000年左右,富贵鸟的销售网点已经辐射到全国大部分县市。 2013年,富贵鸟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纵观其财务数据,2011年-2014年,富贵鸟整体营收和净利润均增长强劲,营业收入分别为亿元、亿元、亿元和亿元;净利润分别为亿元、亿元、亿元和亿元。 虽然2014年业绩增速有所放缓,但依然处于增长状态。 转折点出现在2015年。 该年度富贵鸟实现净利润亿元,同比减少%,此后的业绩再未披露。 记者就相关问题多次致电富贵鸟方面,但是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发送采访提纲亦无回复。

富贵鸟缘何“折翼”?在业内人士看来,富贵鸟“折翼”与其将触角伸向金融业不无关系。 2015年5月初,富贵鸟以1000万美元战略投资深圳中融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线上P2P平台共赢社。

据了解,共赢社自2017年4月24日发布最后一次还款公告后便再无更新,该平台已停止运营。

同年10月,富贵鸟入股叮咚钱包,成为后者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叮咚钱包运营主体是深圳中融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8月20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富贵鸟通过其旗下子公司间接持有中融资本80%股权。

除此之外,富贵鸟还有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石狮市富银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由于支持公司业务转型等需要,富贵鸟于2015年4月发行“14富贵鸟”(代码122356),发行总额8亿元,期限5年。

随后,其还发行了公司债16富贵鸟SCP001(代码011698173)4亿元,16富贵01(代码118797)13亿元。 “目前很多鞋服企业都面临跨界过多、无暇顾及主业的情况。

富贵鸟把精力放在自身并不擅长的金融上,本就具有风险。

另外,民营企业融资成本较高,很难获得大额资金支持,仅靠其自身很难维持较为激进的跨界。 ”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上海良栖品牌总经理程伟雄告诉财联社记者。 事实表明,跨界金融业务确实为富贵鸟埋下了祸根,该公司此后便陷入合同纠纷、欠债危机中。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1月,福建晋江福兴拉链有限公司向法院起诉富贵鸟,请求判令富贵鸟支付福兴公司货款万元;同年12月,佛山市南海匠新鞋业有限公司起诉富贵鸟,请求判决富贵鸟清偿货款万元及利息。 上述两起案件开庭时富贵鸟都没有答辩,受理法院均判富贵鸟向原告支付货款。 从具体数据上来看,“14富贵鸟”的价格自2018年3月以来便不断走低。 当年3月1日,富贵鸟债券大跌,由元跌至元,跌幅达%;3月7日,其债券价格跌至元,虽然“14富贵鸟”随后价格有所回升,但始终在22元左右徘徊,直至3月22日再度暴跌。 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于2018年2月披露了《东方金诚关于下调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主体及“14富贵鸟”信用等级的公告》,将富贵鸟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CC级,维持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将“14富贵鸟”债券的信用等级下调至CC级。

CC级意味着“在破产或重组时可获得保护较小,基本不能保证偿还债务”。 而据2018年3月初的报告,富贵鸟至少存在亿元的资产金额很可能无法收回,包括货币资金亿元、应收账款2亿元、存货2亿元、其他应收款亿元、固定资产亿元。

目前,富贵鸟债务总额约30亿元,包括“14富贵鸟”本金8亿元及相应利息、“16富贵01”本金13亿元及相应利息、银行贷款约5亿元,其他经营性负债约3亿元。 在债务压力下,富贵鸟曾两次提出重组方案,但最终都未通过。

如今,重组失败的富贵鸟只能落得退市的结局。 拥挤的“金融路”值得注意的是,国内传统服装企业对于金融业务似乎青睐有加。 除了富贵鸟之外,、、步森股份等在均有涉足。 服装、地产以及投资业务是拉动业绩增长的三驾马车,过去一段时间里,也确实靠投资业务获利颇丰。 但是,近年也频繁出售金融资产,欲回归服装主业。 2018年11月15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其已于2018年9月7日-11月15日处置金融资产,交易金额合计为亿元,占2017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产生投资收益万元,净利润万元(未经审计),占2017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 此外,2018年4月13日-9月6日期间,还出售了中信股份、等金融资产,交易金额约为亿元。 “其实此前美邦也因为金融业务受到了较大影响。 ”一位接近美邦的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

与不同,靠服装起家的如今对金融业务依然看重,仍在优化金融业务的布局,更是将其金融业务分拆独立上市。 程伟雄认为,、布局金融领域较早,都曾从中获利,甚至将金融业务单独剥离做子公司,但富贵鸟入局较晚,并且缺乏经验。

“此类企业的没落对于行业的发展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会形成一种警示效应。 ”他说。

(来源:财联社的财富号2019-08-13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