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情感小说_情感语录_情感说说www.c805.cc

《傲世狂仙》方兴,紫琳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编辑 :本站 / 2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电台 > 正文
TAG:

男女主角是方兴,紫琳的小说,傲世狂仙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而就在这时,孔离压在方兴肩头的力量突然加大,瞬息犹如三四百斤的大石压在身上,让方兴双脚发软。

...龙元大陆,东荒靖国,太玄山,方正峰后渔涧江边,一个少年盘膝而坐,正在吐纳呼吸。 少年名叫方兴,十五岁,消瘦的脸颊五官分明,眉头微微皱起,带着淡淡的忧虑。 他乃太玄宗弟子,在弟子上千的宗门内也极具名气,被誉为太玄宗创派以来第一人。 他八岁开始修练,十一岁便达到鱼跃九段,创太玄宗最快记录。 下一步便是敲开龙门,突破至化龙境,真正意义上的踏上修炼之路。 然而,造化弄人,方兴丹田之内竟然没有显化出龙门,无门可敲。

这意味着,他的龙门是死亡之门。

世人皆知,死亡之门便是永远也敲不开的龙门,这无疑是对他判了死刑。

从那时起,方兴就成为了别人的笑柄。 为了给方兴敲开龙门,太玄宗花了大代价,故而让宗门内很多人对他极其厌恶。

从“天才方兴”到“死门方兴”再到如今的“废物方兴”。 方兴所遭遇的打击和承受的压力,差点把他摧毁。

更倒霉的是,方兴修为日益倒退,短短一年的时间他从鱼跃九段下滑到鱼跃三段。 如此下去,他迟早会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平凡人。 祸不单行!“呼——”方兴长长呼了口气,睁开双眼,清澈的眸子中带着疯狂与不甘。

经过一日的修炼,他体内的元气又增加了一点。 但是,只要他一休息,元气便会悄无声息的消逝。 哪怕浑身也已酸疼,肩头上似扛着一块重石,脖子都快抬不起来,他也没有起身活动,再次闭目,打开毛孔吸收天地灵气,炼化为元气。

“啧啧啧,还真是拼命,若是我有你三分之一用功,我也能进入家族前三。 看来废物就是废物,就算比别人努力十倍,也终究改变不了什么。

”突然,一道带着讽刺意味的声音传来。 方兴睁开眼睛,只见两个白衣少年缓缓走来,脸上均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这两人正是与方族敌对,同为太玄宗两大家族的孔家的弟子。

“孔离,孔林,你们来做什么。

这里可是方正峰,没有我们方族的允许,外人不得擅自入内!”方兴站起身来喝道。

孔离手指摸着左脸颊上一道浅浅的伤疤,眼中怨毒之色甚浓,狰狞一笑,道“是吗?那我怎么进来了?方正峰,哼哼,再过一个多月,你们方族就得滚出方正峰了。

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方兴大怒,孔离竟然这般不把方族看在眼里。

一旁的孔林倒三角脸上带着玩味之色,“方兴,你也别误会。 今日我们来只是给你送个信,十天后我们大哥孔宣就和长风城第一美女林可儿小姐完婚,太玄宗全派上下届时都会前往祝贺,我怕你忘了。

”“林可儿?”方兴眸子中闪过一抹杀机,心间难以抑制的怒意,以至于让他的身躯微微颤抖。 这个林可儿,他实在再熟悉不过了。

因为,曾经是他的未婚妻!孔林接着道:“大哥说了,大家本是同门一场,他实在觉得愧对你。

只要你以后跟着他,替他端茶送水,他绝不会亏待你的。

也好过方族被除名后,被驱逐的下场。 ”侮辱,这是赤裸裸的侮辱。

放在以前,别说是孔离、孔林这两个跳梁小丑,就是他们的大哥孔宣,也不敢在方兴面前放肆。 可如今,竟然连这种阿猫阿狗都欺负到他头上来。

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竟然还打不过这两人。 因为这两人都是鱼跃六段的境界。 所以,他忍!这一年以来他所忍受的屈辱,绝对不会比现在弱。 “啧啧,还真能够忍的,我倒是小瞧了你!”孔离走近,手指点在方兴肩头上,绕着他走了一圈,一脸玩味之色。 是可忍孰不可忍!而就在这时,孔离压在方兴肩头的力量突然加大,瞬息犹如三四百斤的大石压在身上,让方兴双脚发软。

“啧啧,果然弱到暴,我一个指头的力量都扛不住。

”孔离向孔林使了个眼色,孔林一个箭步蹿上石头,手上赫然握着一柄白光森森的短刀。 “孔林…你敢?”方兴第一时间发现,但被孔离限制,终究慢了半拍。

孔林的刀正正插在他的心口上,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我大哥说了,你这种人还是别留在世上的好,不然或多或少会影响他的名声。 ”孔林冷冷的道。

孔离接过刀在方兴脸上划了一道可怖的伤口,怨毒地道:“方兴,你留在我脸上的伤疤,今日还给你!”说完一脚把方兴踢到河中。 “离哥,如今方兴已死,也算为你报了仇,方婷也将是你的人了。 ”孔林笑道。 “哼,和我作对,死不足惜。 我看上他姐姐,是他前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敢出手打我,今日就是报应。 ”孔离摸着脸上浅浅的伤疤,这道疤就是昔日他调戏方婷被方兴打伤留下的,一直是他的痛。 即使报了仇,也觉得不甘心,望着方兴的尸体狞笑道:“方族已无人能打上龙虎榜,逃不过被除名的命运。 方婷那贱人,我玩够了再丢到烟花地,受万人唾弃,方兴啊方兴,我要让你做鬼都不得安宁!”“我死了吗?”方兴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感受不到。 死,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他心口上的血洞里,鲜血正如泉水一般涌出,正如他的生机在快速消逝。

血液已快流尽时,突然流出了黑色的液体,比墨水还黑,黑色的液体如水波把他覆盖。 他迷糊的意识,突然清醒,他竟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一片参天古木之中,有一片石头建筑。

建筑中央,有一个很大的演武场。 场上,站着上千人。

所有人都盯着演武场中央一个高高的平台。 方兴来到人群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就像透明一般。

他也抬头看向平台,随即一愣,紧接着便是一脸愕然,张大嘴,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石头上的少年竟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突然,周围响起抽泣的声音,很多人都在向石台上的少年挥手。 “这里的人?”方兴扫了一眼四周,深深震撼。

这里的人,每一个都无形中散发着一股无以伦比的气息。 就连襁褓中的孩子,似乎都比化龙境界的人可怕。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方兴直觉得呼吸都困难了,还算这些人都看不到他。

不然无论谁吹一口气都能让他灰飞烟灭。

但是,他还来不及松口气,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便在他的心底悄然而生。

因为台上的少年正在对着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