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情感小说_情感语录_情感说说www.c805.cc

第一八五五章 控神淬体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9 编辑 :本站 / 10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电台 > 正文
TAG:

第一八五五章 控神淬体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这是以青金神焰之力,壮大其神魂,引动神魂之焰,来洗淬肉身,这……”“神魂之焰,这是神魂壮大到无与伦比的地步,才能够凝成,并以此洗淬己身。 【天眷神焰】竟有这样的神异之处!”这一幕,则是让奕铭风、银澄彻底震惊了,相比刚才以血气之力,助西翎幽淬体,现在秦墨正在进行的施治,则是更加的不可思议。 要知道,生灵的神魂本来就难以修炼,其神魂修炼之法极为罕见,同样的也极为珍贵。

因此,想要以神魂之力,来淬炼己身,本身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需要神魂之力相当强大才能够进行。 至于凝成神魂之焰,以此来对肉身进行洗淬,则更是惊世骇俗之事,自古以来都是罕有。

银澄修炼的【锻神八法】,若是彻底大成,修为再跻身至皇主境界,也能够凝成神魂之焰,以此来洗淬己身。

而凭自身的神魂之力,来相助其他人,进行这种洗淬,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这样的事情却在眼前发生了,秦墨分离出的这缕青金光雾,正在施行这等惊世之事。

“这个小子……”奕铭风眼皮狂跳,他是深深被震撼了,对于正在接受施治的西翎幽,竟是产生了一丝羡慕。 即便是强如奕铭风,如今也无法凝成神魂之焰,对己身进行淬炼。 若是能够接受一次神魂之焰的洗淬,则其实力会发生一次飞跃,阵道造诣很可能又有一个大突破。 “这个家伙身上,果然正在发生奇异的变化,是青金神焰正在发生蜕变么?”银澄眯着眼睛,它也处于极度的震惊中。

并且,它可以肯定一点,秦墨在破霄主峰中最大的收获,实则就是青金神焰的蜕变。 随着这种蜕变的进行,这少年的实力正朝着一个不可测度的境界迈进。 不过,秦墨施展这种手段时,明显也非常吃力,此时的他面容微微抽搐,显是正在竭尽全力控制。

这时,一丝丝淡淡的灰黑雾气,也是从西翎幽的四肢百骸中浮现出来,这些灰黑雾气如同有生命一样,刚一现出行迹,就是朝着西翎幽肉身更深处钻去,想要重新隐匿起来。

“想藏起来,哪有那么容易!”秦墨冷哼一声,身躯微震,身周陡得浮现麒麟阵纹,一道道阵纹亮起,布成一座祖级阵法,一个阵纹漩涡形成,对准了西翎幽。

同时,插在西翎幽身上的一根根神针,也是开始颤动,产生强烈的吸力,将这些灰黑雾气一丝一缕的吸扯出来。

可以看到,一根根神针逐渐变色,灰黑雾气正通过针身,一点点被拔出来。 这样的过程,看起来不算什么,但是,奕铭风、银澄则是知道,如此拔除天咒之力是非常凶险的,稍有不慎,就可能功亏一篑。 并且,正在接受施治的西翎幽本身,也在承受着莫大的痛楚。

“噗……”西翎幽口喷鲜血,娇躯不自禁颤抖,她的剑眉皱起,绝美面容也快皱到了一起,由此推断,她此刻有多么煎熬,这种痛苦比之刮骨排毒,都要可怕百倍。 可是,她却是忍住了,虽然肉身正经历着非人的痛苦,但是,每一丝灰黑雾气被拔除,她都会感到身体轻松了一些。 终于,近一个时辰后,西翎幽身上,再没有那种灰黑雾气被拔出,再排出一些杂质后,其晶莹的冰肌开始渗出冰珠一样的汗水。 “可以了。 ”此时,秦墨开始收回力量,并拔出了【子午流注针】,长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幸好,如果时间再久一点,我就无法支撑下去了。

”秦墨笑了笑,注视着西翎幽,点了点头,现在后者体内的天咒之力,算是彻底拔除了。

此时,西翎幽与刚才相比,有了惊人的变化,她的力量波动一直很冰冷,靠近其身边,就能感到一种彻骨的冰寒,以及一丝若隐若现的阴冷。

现在,她身上的冰冷气息则是消失了,散发的力量波动很平和,如同夏日微风一样沁凉。

她的银发流转着光华,如同是冰玉抽丝而成,面庞肌肤也如冰玉一样,整个人如同脱胎换骨一样。

此刻的她,其风姿是超凡脱俗的,与如今的萧雪晨不相伯仲。

注视这样的绝色女子,秦墨不禁轻叹,若是外界知晓,在西翎战城凶名赫赫的西翎幽,竟是这样一位倾城绝色,不知会引来多少人的议论。 他不得不承认,在驱除了天咒之力后,西翎幽的容颜风姿,已是近乎完美,堪称绝代,找不出一丝瑕疵。

“喂,你小子别看了,再看本狐大人真要告诉萧家丫头了。

”银澄的声音忽然传来,怪声怪气的叫道。

秦墨清醒过来,刚想驳斥几句,却是眼前一黑,脑袋一阵晕眩,向前扑倒,脑门朝着地面砸去。

“这死狐狸,就想着让我出糗……”秦墨暗骂一声,但是,脑袋却没有砸到地上,而是落在西翎幽的怀抱中,冰凉幽恬的香气钻入鼻中,令得他脑袋立时清醒过来,也感到不可言喻的弹性。

“秦墨,谢谢你。 ”头顶上,西翎幽低头,凝视着怀中的少年,绝美容颜浮现一抹笑容,与以往的冰冷截然不同,沁出一缕暖意。

这样的笑颜,实是动人心魄。

“幽帅多次相助于我,这算不了什么。 ”秦墨愣了愣神,下意识的回应道。

此时,奕铭风在一旁重重咳嗽一声,才使得秦墨惊觉,彼此这样的姿势实是不妥,连忙起身,退至一旁。 “你小子做的不错,调息一下,恢复力量吧。

”奕铭风瞪了一眼,却是暗自摇头,若是换成他年轻时,遇到西翎幽这样的女子,也难免心生波澜。

秦墨点了点头,盘膝而坐,调息恢复损耗的力量。

刚才的消耗实是甚巨,不过,肉身、神魂到了他这样强大的程度,仅是稍一调息,力量就开始源源不断的涌现,迅速恢复。 “多谢奕大师援手。 ”西翎幽起身行礼,真诚道谢。

“嘿……,幽丫头,本狐大人也给你护法了啊!你不该谢谢我吗?”银澄怪叫,对于西翎幽的视而不见很恼火。

面对这狐狸的喝斥,换来的则是西翎幽的瞪视,后者身周浮现冰雾,有着迅速铠化的迹象,散发着惊人的冻气。 显然,经由肉身、神魂的双重洗淬,西翎幽不仅症结尽去,实力也在短短的时间内,出现了一次飞跃。

一时间,两者之间气氛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战的架势。

“你这小狐狸,别这么胡闹,等到秦墨调息完毕,你们几个年轻天才聚在一起,好好的交流一下心得。

幽丫头的寒冰真罡,对你的妖焰可是有极大裨益的……”奕铭风喝斥了一番,而后也没有停留,便是转身离去了。 他对于六道之战的内情,有着许多疑问,要和金童好好商议一下。 寒冰庭院中,前脚奕铭风才走,西翎幽、银澄又重新恢复了瞪视,眼神碰撞中似有火花闪烁,在庭院上空,浮现一团冰霜青焰交织的光团。 这样的动静是相当惊人的,要知道,这两者的实力都是极其强大,可谓是如今大陆年轻一辈的顶峰,现在没有了奕铭风在场,一旦放开了气息,这里立时成了风暴交汇的中心。 旁边,还在调息恢复的秦墨,被这冰火两重天的气息,给生生弄醒了,睁眼一瞧,顿时头疼不已,西翎幽、银澄已是快要杠上了。 “幽帅,你刚刚复原,先调息一会儿吧。 ”秦墨只能起身,上前拉开狐狸,笑着对西翎幽说道。 “让这狐狸别胡闹就好。 ”西翎幽脸色微霁,又是瞪了银澄一眼,而后到一旁,坐地入定。

她也确实需要调息,体内的天咒之力刚刚拔除,又经由肉身、神魂的双重洗淬,其力量一下子暴涨,需要进行调息,来适应这全新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