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情感小说_情感语录_情感说说www.c805.cc

第334章 竹笋型的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1 编辑 :本站 / 124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小说 > 情感电台 > 正文
TAG:

第334章 竹笋型的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正当叶景诚等待对方的回复,胡惠中好像受了什么刺激,放在刹车制的右脚猛地一踩。 让站着的叶景诚因为惯性的冲击,身体直接撞在车做的背靠的一角,又将他反弹回后排的座位上。 这一下虽然没撞得他五脏六腑移位,不过也是让他岔了一段气。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见状,胡惠中马上转身替叶景诚查看一番,见到叶景诚的捂住心口,她关心道:“痛不痛啊?”“很痛。 ”叶景诚又抚摸了一下‘伤口’,说道:“你就算不答应我,都不用这么大反应吧?现在搞到我的心都痛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胡惠中一时没意会,说道:“我是说我并不是不答应你。

”“那你答应了?”叶景诚登时百病全消的坐了起来。 “我……”刚才胡惠中完全是处于情急之下,没想到就这么简单直接的遂了对方意思。 两人四目相对,叶景诚想吻上去,但是胡惠中闪避了一下,再吻再闪,如此四、五次之后,终于如他所愿的索到一个吻。

接吻时间不长,或者说只是意思的碰一下嘴。

胡惠中的眼神眨巴眨巴,好像在体会第一次接吻的感觉,然后希冀的望着叶景诚。 其实她在酒会上,就看出叶景诚跟胡茵梦的关系不简单。 加上她的性格并不是有如媒体所说的‘千面女郎’,特别是对待感情方面,唯一的一面就是敢爱敢恨。 既然喜欢上一个人,她就不会再考虑太多事情。 或者说只有等问题浮现,她才会寻求解决的方法。

刚才接吻的感觉真的微妙,特别是心脏像小鹿般‘砰砰’跳。 原先她以为自己只是对叶景诚的背景感兴趣,其实在酒会的时候她已经对叶景诚开了眼缘,再被叶景诚一路有别于寻常人表现,包括刚才突如其来的枪声,让她紧张的同时还带有几分刺激。 没错,就是刺激。 因为这些事物都是她没经历过的。

犹如被她发现一块新大陆,即使是上面栽种的花花草草,都可以第一时间吸引他的注意力,更别说叶景诚这整块‘大陆’。

“做我女朋友,好吗?”叶景诚的话语放得很轻,双目更是含情脉脉。

“可以,不过你以后不准骗我,不准欺负我,还有……不准有其他女人。 ”胡惠中答应得很干脆,同时说句自己的‘三不准’。

“万一我违反了呢?”叶景诚笑着说道。

胡惠中双手挽了起来,侧身对住叶景诚发小女生气道:“那我就不再理你。

”“这么小气啊?”叶景诚凑了上去,两人几乎左脸贴右脸。 胡惠中转过身,将叶景诚推回座位,叉着腰宣示主权道:“女人就是这么小气,你是不是不满意啊?”“满意,怎么敢不满意。

不过,如果我有苦衷呢?”叶景诚试探对方的底线。

想了想,胡惠中虽然有点动容,还是一口否决道:“有苦衷也不行。

”“好好好,那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叶景诚这样问出了是试探,另外还是为了避开了一个承诺。 其实他刚才说的话,是直接避开对方的‘三不准’,根本没有作任何的承诺。 如果要说他不负责任,那的确算。 那如果他答应了对方又做不到,岂不是更加不负责任?为了让自己少背负一些名声,还是不答应好过答应。 车内再次沉寂了下来,这一次是充斥着暧昧的气氛。

胡惠中从驾驶位倾着身子,叶景诚迎上对方来了一个带来窒息感的长吻。 长吻过程中,叶景诚将胡惠中从两个座位的缝隙,拉到后排座位并坐在他的腿上。 向胡惠中身上细嗅,除了一股迷人的香气,依稀还能闻到一股酒气。

看来这阵酒气,还可能是他表白成功的原因之一。

隔着一层薄纱蕾丝,叶景诚能感受到对方腰间的细腻,胡惠中是典型的黄蜂腰曱甴肚,这种腰身在摆动的时候会非常强劲,在某种情况下还会特别要命,一般的男人还真驾驭不住。

一直摸上到腰背,叶景诚双手开始往前面收拢。

胡惠中跟这个年代多数的女人一样,里面完全是真空处理,摸上去其实没差什么手感,不算大,不过是很顺手的竹笋型。 或许同样出于这个原因,被袭胸的胡惠中也要敏感得多,特别在对方指间触碰她的凹凸处时,原本闭目的胡惠中瞬间睁开眼睛,将叶景诚推开道:“你欺负我。

”“没有吧?”叶景诚一脸迟疑,的确刚才那一下有些严重破坏气氛,不过不这样又怎么为接下来做铺设呢?“那你刚才又对我……”胡惠中欲言又止。 “什么?”叶景诚继续装蒜,人畜无害的靠了上去。 胡惠中撇过头,满是委屈说道:“你说你喜欢我要我做你女朋友,其实你只是想跟我发生关系,是不是?”“是……不是!”叶景诚话语急转道:“你看我是这种人吗?”做了个擦眼泪的动作,胡惠中说道:“是挺像的。 ”叶景诚:“……”看到叶景诚没话说,胡惠中还以为他被自己说中,继续追问道:“你说你喜欢我,那为什么这么庄严的事,你就随随便便想在车上……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好吧,原来是这个问题,他倒是忽略了这一点,并不是每个女性都能放开,如果对方还是第一次的情况下,就更加有抵触心理。 “那你陪我回酒店?”叶景诚毫不知耻问道。 换来的,只是胡惠中一丝带羞的笑意,回避问题道:“不跟你说了,我还要开车。

”“我来开吧。 ”叶景诚按下胡惠中,取而代之的钻到驾驶位。 有些事肯定要打铁趁热,就胡惠中那安全的开车速度,十分钟一段路她至少要开十五分钟。

真要等到回酒店,可能车辆还没熄火,他就已经熄了火。 一路车速狂飙,原本需要十分钟的路段,叶景诚只用了五分钟的时间。 回到酒店的房间当中,叶景诚没有再掩饰自己的疯狂,关上房门便将对方推到墙边,一吻吻忘情,两人的衣物尽落。

胡惠中将叶景诚拥有自己雪白的怀中,使得两人肢体上的交加如火如炽。 江南柳,叶小未成阴。 人为丝轻哪忍折,莺怜枝嫩不堪吟。 (。 )...。